岳临道已经选了自己的道药。

  田佳函还没选。

  眼下看到在秦沉的指定下,四人相继得到珍贵道药,田佳函眼红了。

  然而,秦沉仅仅只是淡淡的看了田佳函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他为什么要帮田佳函?

  不给她一巴掌都算念及同门之情了。

  毕竟,田佳函先前是如何对待秦沉的?

  田佳函顿时脸色一变:“秦沉!你什么意思?你我都是刀圣崖弟子,我好歹也算是你的师姐,师姐跟你说话,你理都不理,知不知道什么叫礼貌教养?”

  听到田佳函的话,莫说秦沉,就连王厚云都是一阵火大。

  “田佳函,你还有脸提礼貌,提教养?”

  “你是如何对待秦师弟的,你心里难道没点数吗?”

  “如今看到秦师弟手段高超,便想重新巴结秦师弟?”

  “你脸哪去了?”

  现在跟秦沉提及同门之情了?

  先前,王厚云可是没见她将秦沉当做她的师弟!

  岳临道脸一沉:“王厚云,你怎么说话的!”

  王厚云冷道:“岳临道,按辈分,你得叫我一声师兄,我比你有权利发言!另外,管好你的女人,别让他出来丢我们刀圣崖的脸!”

  “你……”

  田佳函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结果,刚说了一个字,就被秦奇霸道的打断。

  “你什么你?我听见你说话我就烦,你再多嘴,信不信我抽烂你的嘴?!”

  秦奇冷着眼看向田佳函。

  虽说他不知道田佳函和秦沉之间的事情,但先前田佳函嘲讽秦沉的时候,他不是没有听到。

  田佳函一看秦奇如此凶狠,一时间还真的被吓到了。

  她实力低微。

  其实她都根本无法来道村。

  是完全依托岳临道,她才有资格来道村。

  而秦奇又是天神山的人,她对自己内部的人都很凶狠,仗着自己的男人是岳临道,现在秦奇发言,她自然就怂了。

  毕竟,秦奇的背后也有人,惹怒了秦奇,到时候天神山的人一起动手,吃亏的一定是他们。

  “薛执事,不是说道药上的禁制强,道药才会强的吗?这是怎么回事?”

  皇甫明费解的问向薛凝君。

  薛凝君有些尴尬,他也没想到会出现秦沉这么一个漏洞,当即道:“我也不太清楚。”

  “秦沉,我愿意出元晶,多少你开口,你帮我指定。”

  “我也愿意!”

  伴随着一个人开口,剩下那些还没有选择道药的全部都喊了起来。

  薛凝君脸色微微泛白。

  他有些担惊受怕的看了秦沉一眼。

  若是秦沉答应,那岂不是今日这一批人可能会将丙字道园内的珍贵道药一扫而空?

  那可真是得不偿失了啊!

  秦沉自然也注意到了薛凝君的神色,他摇了摇头:“不好意思,我没法帮到大家,大家还是自行选择吧。”

  做人,得知足。

  他已经捡了这么大的便宜,知足就行了。

  不然的话,很可能会因小失大。

  到时候被道村惦记上,那秦沉可就完全犯不着了。

  薛凝君顿时松了一口气,看向秦沉的眼神有一丝感激。

  其实秦沉若真的答应,他也不能做什么,到时候他肯定会受到道村高层的责罚,毕竟负责人是他。

  严格意义上来说,秦沉这是帮了他。

  “日后若有需要,直接报我的名字,或者来道村找我。”

  薛凝君的声音传入秦沉脑海中。

  秦沉露出一丝笑容,果然他的选择没错,比起和这群人交易,他更愿意结善薛凝君。

  听到秦沉拒绝,诸多人有些不满。

  但,秦沉不愿,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

  皇甫明眼神深沉的看了一眼秦沉,走到了明寒的身边:“两颗人纹金参,一颗大道神元果,一颗地藏水兰,明兄难道就没有动心?”

  明寒道:“你想对他们动手?可在这里动手,那就是在找死。”

  皇甫明道:“为什么非要在这里动手呢?祭祀道神都还没有开始,他应该不会离开道村吧?在此期间,我们难道不能找到机会?”

  “而且,明兄觉得,仅仅只有我们心动了吗?秦沉拒绝了那些人,何尝不是将那些人都得罪了?”

  “我们只需要推波助澜,一切便可水到渠成。”

  明寒沉吟片刻道:“可是他们之中有一个人,是天神山的人,若是对他出手,黄决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皇甫明道:“这的确是一个问题,不过其实也好解决,真正珍贵的,其实就是秦沉和林松韵手中的人纹金参罢了。”

  “所以,我们直接将那家伙排除在外,不抢他的,只抢秦沉他们三个的,不就行了?”

  “以他们三个的实力,百分之百,我们可以成功。”

  明寒立刻点头:“可行,到时候如何分配?”

  皇甫明道:“人纹金参很好说,我们一人一颗,至于那地藏水兰,我们到手之后再议,总之,此次联手对我们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一想到即将坐拥人纹金参,皇甫明心中就火热一片。

  若能得到那颗人纹金参,他有很大的信心,能够将修为冲击到劫变境五重。

  明寒点头:“但是我们的动作一定要快,不然等他们将人纹金参炼化了,那可就一切都迟了。”

  “明兄放心,我怎么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我皇甫明盯上的肥肉,从来都没有到手就飞的道理。”皇甫明冷笑道。

  正好,将昨日道湖夜宴的仇,也一并清算了。

  本来想的是祭祀道神结束后再议此事,但谁又让秦沉太冒头了呢?

  枪打出头鸟,既然如此冒进,那便要准备好被针对的准备!

  王厚云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秦师弟,气氛不对劲。”

  秦沉看了一眼明寒和皇甫明,笑了一声:“王师兄不必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且这里是道村,他们应该也不敢太过分。”

  “放心,谁要是敢窜动,我锤死他。”

  秦奇的双拳对撞在一起,发出沉闷的声音,眼神锋利如刀。

  很快,来的天骄都选择了自己的道药。

  没有任何的意外。

  除了秦沉四人,其余所有人得到的,都只是二品道药。

  只有秦沉四人,大有所获!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2934/1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