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明代宗命文武百官们前去朝见明皇太子:朱见济,并悬赏诸亲王、郡王、公主,以及边镇的文武内外群臣,恰巧明汪皇后又劝皇帝陛下打消废立前皇太子殿下:朱见濬,的念头,惹得明代宗很是生气一怒之下就起了恨意。

     接着就萌生了要废明汪皇后,改立明皇太子的母后明杭贵妃为皇后的想法,在明代宗易储之后明汪皇后又曾持有异议,劝说道“既要立太子与监国之号相称么?”

     此意指明代宗由监国得来的皇位不易!谁知明代宗有些不悦,就以明皇太子为明杭贵妃所生请让出(皇后位),逼得明汪皇后欲哭无泪只能默默顺从。

     6月14日户部奏报“各处巡抚、左右侍郎、都御史,等官员每年八月回京议事,而目前各处贼寇未平,逃移者尚多,故此湖广承宣布政使司、广西承宣布政使司、广东承宣布政使司、河南承宣布政使司、辽东都指挥使司,等地一律留该地巡抚,应议之事皆疏陈诉朝廷。”明代宗同意这点,由于巡抚以职位兼任兵事,多不便于武官。

     7月7日明御用监少监:阮浪,于南宫服侍太上皇,被赐镀金绣袋及镀金刀,不在意的明御用少监转赠给了明御用监典簿:王瑶,此事引得明南北镇抚司东厂锦衣卫指挥佥事:卢忠,有些不高兴了!他见明御用监典簿的佩刀、绣袋非同寻常,便邀请他喝醉在故意将他灌醉窃取,还让明南北镇抚司锦衣卫校尉:李善,禀报皇帝陛下,他声称“御用监少监传太上皇之命,以佩刀、绣袋交结御用监典簿图谋复位之事?”

     明代宗听后大怒,立刻将明御用监少监、明御用监典簿两人下北镇抚司诏狱,在让明南北镇抚司东厂锦衣卫指挥佥事拿出证据。

     这让明南北镇抚司东厂锦衣卫指挥佥事紧张起来,故意假装疯癫企图混过一劫,明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左侍郎:商辂,与明司礼内官监太监:王诚,对明代宗说道“南北镇抚司东厂锦衣卫指挥佥事卢大人向来就有疯病,其言不足为信,不宜听信妄言而伤大伦。”但为了封住悠悠众口明代宗只得把他发配边疆到广西承宣布政使司,而王瑶、阮浪两人则被诛杀。

     京军共有三大营既『三千营』(五军营)[神机营]自太上皇北还之后,明兵部尚书认为和议终不可恃,必求自强之法才行,但考虑到京营军政久驰,三大营虽各有总兵可不相统一,一有战事临期调拔,恐兵将平日互相不熟习,若初遇敌军将士之间彼此不知谁人指挥?甚至姓名都不知!

     于是明兵部尚书就选拔三大营军队十万人,分为;五营团操,名为〈团营法〉以五十人为队、队有长、百人为两队,有领队官,千人设有「把总」、五千人设有「都指挥使」体统相维兵将相识,可以量敌多寡而随机调整。

     明景泰四年公元1453年4月15日瓦剌太师淮王派人追杀鞑靼岱总汗:孛儿只斤·脱脱不花,自称为〈大元天圣可汗〉建年号「天元」设立;左右丞相,以及行省官员打算改革成为第二个大元蒙古帝国。

     然而鞑靼岱总汗后裔以及其余部族却不服他的统治,由蒙古黄金翁牛特部酋长:孛儿只斤·毛里孩,拥立鞑靼岱总汗幼子:孛儿只斤·马可古儿吉思,为鞑靼〈乌珂克图汗〉而同为蒙古黄金本部治下的鞑靼哈喇慎部酋长:孛来,也支持鞑靼乌珂克图汗:孛儿只斤·马可古儿吉思,故此两人同被封为「太师」承袭左右丞相官职,使得北方陷入混战当中。

     9月18日明陕西左布政使:许资,奏报道“左右侍郎官员镇守边疆,与巡按御史不相统属,行事矛盾人难遵守,况且公文移驻往来,亦多窒碍,请将陕西巡抚耿大人改授宪职,以便于行事。”

     到了9月30日明代宗亲自选拔大臣镇守巡抚京师九边重镇,皆授封都御史衔既;左右都御史、左右副都御史、左右佥都御史,还把明陕西巡抚:耿九畴,升为右都御史。

     10月11日南征明军打得缅甸军民宣慰使司无力还击之后,才说服缅甸军民宣慰使司交出叛军明孟密宣抚使:思机发,呈献给明军,再由明右军都督府署都督同知兼云南总镇总兵:沐璘,奏请朝廷押送俘虏回京斩杀,至此大明帝国「三征麓川」结束全部南征明军北撤。

     11月10日明皇太子:朱见济,不知为何突然病死了?(有人说是被忌恨明代宗的大臣与宦官联合下毒谋害的,毕竟大臣们可是反对过立太子之事,因此见到明皇太子越发的勤奋好读而且有上进心,害怕他登基之后趁机报复所以才不得已而为之)为此明代宗与明杭皇后两人悲痛欲绝,赐谥号「怀献太子」。

     12初5日明兵部尚书请求朝廷上增兵力五万人,并前五营为「十团营」每营置〈都督〉一人、〔都指挥〕三人、「把总」十五人、〖指挥使〗三十人,每队置营队官二人,仍由武官、内臣往来提督京营,其余军不在团营者,归本营训练以护卫京师,名曰[老营]营制既定,明兵部尚书则绘图呈进,悉依古法而变通之,京军旧制为之一变。

     明代宗下诏由明兵部尚书:于谦、明太子太师兼忠国公:石亨,以及明甘肃监军太监:刘永诚、明司礼监太监:曹吉祥,一起提督团营,以明兵部尚书为主发布号令明审、目视、指屈、口奏,悉合机宜,明忠国公虽为大将但也只能乖乖听从指挥而已。

     明景泰五年公元1454年3月四川承宣布政使司草塘安抚使司苗族百姓:黄龙、韦保,率众造反两人自称是「左右平天大王」占据山寨发兵攻打播州宣慰使司,苗族叛军都总兵:黄定千,占据水坪大寨四处攻掠。惹得明贵州提督兼右佥都御史:蒋琳、明贵州总兵:方瑛,联合会兵四川承宣布政使司前往征剿。

     4月10明军两路围攻左平天大王:黄龙、与右平天大王:韦保,还斩杀了七千九百人,俘虏了二百三十人,全部送到京师斩杀叩首九边。

     瓦剌大元天圣可汗:绰罗斯·也先,在称可汗之后恃其强,日益骄恣整日沉湎于酒色,并临幸了自己嫁给部下瓦剌枢密院知事:阿喇,的女儿(实际上是通奸)让瓦剌枢密院知事很是不爽!他以为自己因此要升迁当上太师?便不追究责任还求于瓦剌大元天圣可汗说道“主人穿新衣,属下希望您能以旧衣赐臣。”

     本以为会答应的,谁知道瓦剌大元天圣可汗居然不准!使得瓦剌枢密院知事记下此仇怀恨在心,瓦剌大元天圣可汗也看得出来他的心思,再加上自己对这个女婿没有好感,就欲发兵讨伐攻灭之,但又怕打不过对方实力?

     于是亲自派遣了自己的两个儿子,其长子:绰罗斯·博罗纳哈勒,和次子:绰罗斯·阿失帖木儿,一起去镇守住西番(乌思藏行都指挥使司),在召女婿瓦剌枢密院知事的二子为随从,先鸩杀其次子,让瓦剌枢密院知事大惊。

     为了防止事情暴露他谎称是兀良哈三卫盗马,请召还其长子还击,途中就让二侄子瓦剌赛刊王:绰罗斯·孛罗布鲁,三侄子瓦剌大同王:绰罗斯·卯那孩,一起鸩杀瓦剌枢密院知事的长子,惹得他大怒故意给二王前渡河流,自己在后并传令其部落兵三万人攻击瓦剌大元天圣可汗本部,还列数其三大罪状,并说道“汉儿血在汝身上、岱总汗血也在汝身上、兀良哈三卫的血也在汝身上,天道好还血在吾矣。”

     说得瓦剌大元天圣可汗竟然无言以对,只得约明日交战,退而与大弟瓦剌平章政事:伯颜帖木儿,商议对策两人在帐中有瓦剌枢密院知事旧部下三人,常常服侍瓦剌大元天圣可汗故此从不怀疑他们。

     而他们三人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共同下令决心帮助旧主除掉瓦剌大元天圣可汗。趁着入夜睡觉之际潜进帐中,用弯刀将瓦剌大元天圣可汗刺死,又斩杀了瓦剌平章政事引起瓦剌部落的恐慌。

     事后出征兀良哈三卫的二侄子瓦剌赛刊王与三侄子瓦剌大同王得知后院起火,连忙率领七千骑兵快马赶来,在得知叔叔瓦剌大元天圣可汗已死!才弃众而去但被其部下瓦剌科布多万户:卜儿塔,所杀导致瓦剌大同王见状不对劲立即率本部人马西奔哈密卫投靠姐姐:绰罗斯·弩温答失里,乃是前任大明哈密卫忠顺郡王:卜答失里,的夫人(大明顺宁郡王兼瓦剌太师:绰罗斯·脱欢,之女)。

     明景泰六年公元1455年4月13日明陕西巡抚:曹景,奏报道“今西安府、平凉府等地自正月以来不曾下雨,又遇四月雪霜天气,造成疫情爆发祸及受难百姓死者二千人,而臣之家乡南直隶地区的常州府、镇江府、松江府,等处因疫情死者高达七万七千余人,还请陛下开仓放粮,在速速调派钦差处理此事。”被明代宗准奏。

     5月初7日鞑靼太师左丞相兼哈喇慎部首领:孛来,率兵西征攻打自立的瓦剌首领:阿喇,夺之前瓦剌大元天圣可汗:绰罗斯·也先,的母后与妻子以及玉玺,从此瓦剌部渐渐衰弱,而哈喇慎部与蒙古翁牛特部雄视北方,致使鞑靼部势力又振兴起来。

     随后就向大明帝国派出以正统、景泰年间历仕数朝的回族外交家官:皮儿马黑麻(大明赐封的:瓦剌左都督),为正使的第一个使团,前往大明京城报告鞑靼太师左丞相斩杀瓦剌叛军首领夺得玉玺,以及鞑靼乌珂克图汗:孛儿只斤·马可古儿吉思,已经即位的消息。

     7月11日鞑靼太师右丞相兼翁牛特部首领:孛儿只斤·毛里孩,率众掳掠兀良哈三卫失利。百镀一下“旭日东升之帝国霸业”最新bet365体育投注官方app_365体育投注官网 365._365体育投注账号解封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41086/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