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正文591:发怒

小说:功德印 作者:青衫烟雨 我要报错
    001:正文 591:发怒

    圆台上,小婵周身的怨气没有继续溢散,但也没有消失。

    她的身体藏在一团团好似浓墨涂抹而成的黑暗之中,神色变幻莫测,时而扭曲时而

    挣扎,时而又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显得一脸迷茫。

    把手心看了许久的小婵突然身子一颤,人形消失变成了一只巨大的蚕,它原本晶莹

    剔透宛如玉石一般的身子里已经有一团团黑气涌动,像是翻滚的乌云,随时能掀起

    一阵暴风雨。

    它痛苦地蠕动,朝着姜止卿的方向靠拢。

    “哥哥,哥哥……”

    姜止卿缓缓抬手,将掌心放在了小婵的身上,本意是安抚,却没想到,掌心落下

    后,小婵反而僵了一瞬。

    哥哥有洁癖,最讨厌与人接触。更何况现在的她是本体,哥哥从前可嫌弃了。

    是哥哥变了吗?还是,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呢?

    她的疑惑反而让她有了思考的能力,那些怨气也因此而平静了许多。

    怨气平静,周围受到影响的宾客也有了喘息的时间。

    邵琉仙广邀天下人却又设置了挑选条件,到头来进来的宾客也不过千人,受了怨气

    源头的影响都不敢轻举妄动,个个盘坐于自己的位置,小心压制体内念力反噬。

    有几个修为颇为高深的趁着小婵平静下来的机会压制了体内的怨气,他们朝着小婵

    过去,想要将怨气源头打散,眼看着一切往好的方向发展时,又有异变陡生。

    起初是几声怪异的鸟叫,那声音粗哑难听,却很轻易地撕开了他们的防御屏障,直

    接钻入了识海,搅得不少人识海翻涌,头部剧痛!

    紧接着,鸟叫声越来越大,一重接叠一重,让他们的身体都变得僵硬,难以动弹。

    最可怕的是,好不容易安静了一些的小婵变得更加狂躁,连她面前的姜止卿都不顾

    了,周身黑气疯狂涌动,化作一个个倒钩,仿佛要将所有人体内的怨气引出,叫他

    们俱都被念力反噬,饱尝痛苦。

    上千人同时倒地哀嚎,他们的经络里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里头横冲直撞,那些曾经

    给他们提供滋养的念力,如今成了伤人的利器,从内部将他们剖开,仿佛要将其撕裂。

    “我的修为!”其中一人惊恐地发现自己修为境界急速衰退,原本是天仙中阶的他觉

    得自己好似一个漏斗,体内的力量不断地往外漏,就连力气都从身体里抽离,整个

    人软绵绵的躺在地上,像是一条被扔在沙漠里等死的鱼。

    地仙、人仙……

    随着境界的衰退,他的相貌也起了明显变化,等到修为跌落至人仙时,原本俊逸的

    青年变成了伛偻的老人,白皙的皮肤干枯发黄,面上满是岁月雕刻的深深沟壑。

    不过片刻,场中还站着的人就只剩下了姜止卿,而他,正在被小婵攻击,自顾不暇。

    石柱上的怪鸟张大了鸟喙,贪婪地吞噬那些怨气和周围修士身上被抽离的灵力。通

    过吸食他人的精气来提升自己,它周身的伤势早已恢复,也有了一身火红的羽毛。

    原本丑陋的怪鸟此刻看起来倒像是浴火重生的凤凰。

    它积蓄了千万年的怨气,此刻给了它无穷无尽的力量……

    被钉在石柱上的天机楼主眼神绝望,他没有受到念力反噬,但此刻顺着石柱传递过

    来的阴冷叫他痛苦不堪,原本就损坏的经脉现在更是被震的支离破碎,一股难以言

    说的恐惧在心中不断地扩大,使得他嗓子都好似被一只手紧紧掐住一句话都喊不出

    来,只能不住地颤抖,明明身体冰冷,却汗流如浆,一身湿透。

    这只鸟,比之前的小婵怨气更重了千百倍,就这么放任它吸食底下的修士,在场的

    人一个都活不了。到时候,连邵琉仙都不一定能制住它。

    然而现在能够阻止这一切的邵琉仙已经疯了,她将神通领域用在了那个剑修上,都

    没有分出任何神识来关注其他。

    难不成昨日的血月界,就是今日的画城?

    他喊不出话,只能在心中将邵琉仙咒骂了千万遍,本以为也是徒劳,却没料到,邵

    琉仙忽然回眸,朝他这个方向冷冷一瞥。

    森寒剑意呼啸而来,天机楼主脑子里紧绷的弦好似再也承受不住那巨大的负荷,啪

    的一声断了。

    他彻底昏死过去。

    邵琉仙作为仪主,只要她愿意,哪怕隔着千山万水,有人直呼她的名字她也能知道。

    天机楼主就在身后,一直盯着她心头骂她,视线都恨不得把她后背戳个窟窿,她如

    何感受不到。此时牧锦云已经入了画,身体几乎虚化成了水墨线条,神识也困在了

    幻境之中,只待他元神彻底融入幻境,就能成为画中一景。

    她准备了一个剑炉,用牧锦云这个剑道造诣非凡的剑修铸剑。

    用天火将他不断地锤炼,用寒泉淬冷,日复一日的反复打磨,让他的痛苦来为被毁

    掉的花谷赎罪。

    看到牧锦云已经没了挣扎之力,邵琉仙这才有心思管别的,她回头震慑了一直骂她

    的天机楼主后,这才把视线放在了石柱上的鸟笼里。

    鸟笼还没有被破开。

    里头的鸟一身火红的羽毛,鸟喙变得又长又尖,原本正张着嘴吸食周围的灵气和修

    士体内的精气,却在感受到邵琉仙目光时猛地一顿,随后它发出一声尖利的长鸣,

    震的地上本来就虚弱的修士纷纷昏死过去。

    紧接着,它头一昂,鸟喙像是长剑一般斩向了鸟笼,撞出了一层灼眼的火光。

    这鸟笼,曾给了它太多的痛苦。

    它的身体碰触到笼子,就会受到鞭笞火烧雷击等种种痛苦。

    它被折磨了千万年。

    身体里不仅有庞大的怨气,还藏着刻入骨髓的恐惧。

    在鸟喙撞上去的时候,本能的恐惧让它瑟缩了一下,然而发现曾经让它痛苦不堪的

    鸟笼结界这次并没有伤到它,而它竟然将笼子都啄出了一道深深的划痕,它顿时觉

    得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它的爪子抓出笼子的两根金属,用力拉扯,刺啦一声就将

    笼子给掰断了。

    它冲了出去,浑身羽毛根根竖起,化作一片火雨射向了邵琉仙。

    明明是红色的羽毛,飞到空中时,那些红雨里却夹杂了一个个狰狞的头颅,那是念

    奴的怨气所化,能够噬人神魂。

    邵琉仙:“呵。”

    她心情很不好。

    明明是大婚的好日子,却出了这么多让她难以忍受之事。

    徒弟背叛、花谷被毁、天机楼主心头咒骂她,如今,她这世上最厌恶的贱人竟然还

    从笼子里跑了出来向她出手,这一个个的,都不将她放在眼中。

    原本的邵琉仙还保持着一分理智,直到此刻,她红了眼,抬手一挥,身后剑山整座

    山剧烈震动,那一座山直接坍塌分解成无数柄剑,迎上了漫天红雨。

    “吞噬了点儿怨气就以为自己能翻盘?”

    “忍了万年,现在想报仇了?”

    “我能踩你一次,就能踩你千次万次!”

    “贱人!跪下!”

    被天魔血煞气点燃的愤怒让邵琉仙脸色狰狞,她无法压制体内的狂躁,只想通过手

    中的剑尽数发泄。

    “杀!”

    这天下负我,我便毁天灭地。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63438/587/